欢迎访问江西都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2月27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拜登自称两年前普京要求美国保证不让乌克兰加入北约,被他拒绝

【环球网报道】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7日播出一段采访美国总统拜登的视频。俄新社、塔斯社等多家俄媒注意到,拜登在采访中谈及乌克兰加入北约这一话题,并透露他2021年6月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日内瓦会晤时拒绝后者要求不让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提议。

 拜登自称两年前普京要求美国保证不让乌克兰加入北约,被他拒绝

CNN本月7日所播出拜登(左)接受扎卡里亚(右)采访视频中的画面

北约峰会将于本月11日至12日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举行。拜登在出席此次峰会前接受CNN主播扎卡里亚采访,提到乌克兰加入北约话题。俄新社注意到,拜登在采访中称,“两年前,我和普京在日内瓦会晤时,对方说,‘我希望得到不让乌克兰加入北约的保证’。我说,‘我们不会这么做,因为有一项开放政策。我们不会将任何人拒之门外’”。

据CNN报道,拜登还在此次采访中称,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时机还没成熟,因为俄乌冲突仍在进行,一旦乌克兰现在加入北约,就意味着“我们与俄罗斯开战了”。不过,他还称,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将继续为泽连斯基及乌军提供他们所需的武器装备。

近期,乌克兰不断敦促北约成员国就是否接纳乌克兰一事作出明确决定。据CNN本月4日报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接受该媒体主播艾琳·伯内特采访,敦促拜登现在就邀请乌克兰加入北约。他称,在“乌克兰能否加入北约”这一问题上,拜登是“决策者”。不过,拜登6月17日曾称,美国不会让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过程“简单化”,乌克兰仍需满足入约的所有相关前提要求。

对于“乌克兰加入北约”,俄罗斯一直强烈反对。据俄新社此前报道,普京曾警告称,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并试图通过军事途径收回克里米亚,则欧洲国家将自动被拖入一场没有赢家的军事冲突,而莫斯科将尽一切努力寻找能够让各方感到满意的妥协方案。

延伸阅读

媒体:泽连斯基看到危险信号 对彭斯说了很有意思的话

据参考消息网援引CNN的报道称,泽连斯基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非常担心乌克兰会失去美国两党的支持。

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初,包括整个美国在内的西方显得很群情激愤,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更是丢掉分歧,在援助乌克兰一事上是高度一致。这一点从拜登2022年的国情咨文演讲时就可清楚地看到这一幕。当时只要谈到乌克兰,底下的议员都是一片掌声;但当提到国内议题时,分歧就出来了,一部分鼓掌,另一部分嘘声一片。

对乌克兰而言,最重要的是美国军援

但随着冲突的不断延续,美国遭遇的问题越来越多。首先是冲突带来的反噬:高价的能源、粮食价格让美国选民们承受了俄乌冲突带来的代价;其次,对美国而言,乌克兰越来越成了一个无底洞,美国需要持续不断地向乌克兰输血,但冲突却迟迟看不到结束的那一天。在此背景下,美国选民自然也开始动摇了,毕竟相比乌克兰,国内事务,自己的钱包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谁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的,仅仅为了一个看不见的道义、意识形态,估计大多数美国选民对此都不会感冒。

泽连斯基很担心美国的援助

去年美国中期选举期间,为了拉选票,麦卡锡喊出的“不会给乌克兰开空头支票”侧面反映了这么一种民意。所以泽连斯基也很担心: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会不会持续下去,如果持续的话,它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

对泽连斯基而言,美国的援助实在太重要了,在军援方面,毫无疑问,美国是大头,也是军援主力。战场较量首先离不开的就是武器,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武器做支撑,即使士气再旺盛,那也是以血肉之躯徒挡高强度武器的摧残,况且乌克兰与阿富汗不同,它主要位于东欧平原上,山地很少,几乎一马平川。所以除了俄军在战场上发动非常大的攻势外,美国的军援能否持续成了泽连斯基最大的担忧。

美国的政治主要是两党政治,只要民主共和两党在军援乌克兰的问题上始终保持一致,就不会存在中断的可能性。不过问题的关键在于两党支持的不稳定,尤其是共和党,更是有着非常大的变动。

麦卡锡表示,不会对乌克兰开“空头支票”

在军援乌克兰的问题上,泽连斯基从共和党看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在军援乌克兰方面,民主党很坚决,不过这也符合民主党传统意识形态,在对外方面,民主党总是强调所谓的“民主”、“自由”,也热衷于对外援助,在军援乌克兰的问题上,民主党并不存在大问题。

但共和党方面可就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内部分为两派,特朗普、德桑蒂斯是高度反对过多军援乌克兰,在这一问题上,特朗普本人也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发声,陈述自己的观点。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特朗普标榜“美国第一”,在对外援助的问题上,一直非常谨慎。在特朗普看来,更多的钱应该用在美国国内,用在选民的身上。

而共和党的另一派,像彭斯、黑莉等人都主张加大军援乌克兰,对俄罗斯持更强硬的立场。不过这些人的话听听也就行了,因为他们的民调与特朗普、德桑蒂斯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共和党初选中,他们的角色就是“打酱油”。

特朗普、德桑蒂斯属于共和党内的高民调,他们在军援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又何尝不是反映了共和党选民的心态呢?彭斯、黑莉等人与拜登一样,都属于传统政客,对俄持强硬态度并不意外。

特朗普反对过多援助乌克兰

而就在近日,彭斯曾高调访问乌克兰,展现自己对乌克兰的支持。但在7月1日的发布会上,泽连斯基说了这么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话:他支持乌克兰,首先是以一个美国人的身份,其次才是以一个共和党人的身份。

这句话非常值得品味,彭斯的到来并不能代表整个共和党对乌克兰的支持,因为他的民调在那里放着。所以泽连斯基在强调彭斯的身份时特地将“共和党人”放到了“美国人”之后。

如果说在2023年之前,泽连斯基或许不用担忧美国军援乌克兰的问题,因为白宫、国会参众两院都掌握在民主党的手中,但2023年之后,情况出现了变化,共和党掌握了众议院,对乌克兰的援助法案需要在众议院闯关,如果共和党内在此问题上提出异议的话,那军援乌克兰的问题随时都会受阻,甚至泡汤。

对泽连斯基而言,更糟糕的是这场战事还不知道要进行到什么时间,如果持续到2024年,那不确定性可就非常高了。目前有机会在2024年获胜的莫过于特朗普、拜登、德桑蒂斯三人,其中有两个人反对给予乌克兰太多帮助。

2024美国大选有着太多不确定性

所以泽连斯基现在也只能期望俄乌冲突能够在2024年前结束,否则一切都会存在不确定性。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江西都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