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江西都市网  今天是 2024年05月23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红星调查丨19岁“献血浆”小伙赵伟的最后时光

1月15日,赵伟躺在家中的床上,有气无力地呼喊着父亲赵志杰:“我现在浑身一点劲都没,感觉快不行了。”赵志杰闻声过来,发现儿子浑身瘫软地倒在床上,顿感不妙的他立即叫来邻居和弟弟,随后又拨打了120,医护人员抵达后在家中对其立刻开展急救,吸氧、人工呼吸,甚至上了心脏除颤仪,但赵伟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赵志杰在第二天整理儿子遗物时发现一摞厚厚的医院检查单,上面显示赵伟“心悸原因待查,全血细胞减少、重度贫血”,疑出现造血功能障碍。他又从儿子手机聊天记录中得知,2023年5月份开始,赵伟几乎每月都前往“忻州血浆站”献血浆,他怀疑儿子的死与长期连续的有偿捐献血浆有关系。

针对此事,涉事血浆站表示,赵伟每次来捐献血浆都会进行体检,最后一次时间是去年12月19日,当时体检并未查出赵伟有贫血的症状。


忻府区卫生健康和体育局发布情况通报

3月19日晚,山西省忻州市忻府区卫生健康和体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已成立调查处置工作专班,对网络反映情况展开调查。19日下午,涉事企业已停业整顿,配合调查。忻府区工作专班已进驻涉事企业,正在对该企业采集血浆的组织动员、健康征询、体格检查、血红蛋白检查等工作环节以及死者赵某献血浆有关情况进行认真调查核实,并将视调查核实结果依法做出相应处理。

很早“闯荡”社会

有偿捐献血浆后曾询问如何成为推荐人

赵伟2004年出生于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的一个普通家庭,他是家中独子。赵伟很早就没再继续读书,而是在社会上打零工,主要是饭店服务员、网吧网管。而在这次出事之前,赵伟就一直在网吧上班。早在2022年和朋友聊天时,没钱上网的赵伟就曾开玩笑的表示:“不行也跟李某一样,下忻州卖卖血。”

而赵伟口中的“卖血”,实际为捐献血浆,血浆是从抗凝的血液中分离出来的淡黄色液体,是血液中的一部分。赵伟之所以去捐献血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事后可以得到一笔现金补助。


图为涉事的忻州血浆站

在忻州血浆站的宣传栏中写到,血浆中92%是水分,其余为蛋白质、无机盐和有机化合物以及代谢废物,健康人有足够多的储备,献血浆所丢失的水分在2-3小时内自动补充和完全恢复,献血浆是一种科学的成分献血方式,对身体有益无害。

与常见的无偿捐献血液不同,献血浆只捐献血液中的血浆成分,不包含红细胞、白细胞和血小板等。通过特殊的血液分离机,将血浆从全血中分离出来,同时将红细胞等回输给捐献者。根据国家相关规定,献血浆者年龄需在18-55周岁,申请献血浆时,携带本人有效身份证,到户籍地其划定采浆区域的单采血浆站办理献血浆登记,经体格检查和血液检测合格后,领取《供血浆证》。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得少于14天,一年内累计献血浆次数不得超过24次。每次献血浆量不得超过600克(含抗凝剂)。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赵伟所捐献血浆的忻州血浆站实为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站,3月7日其官方公众号显示已更改名称为“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中国医药集团成员,位于山西省忻州市,是一家以从事医药制造业为主的企业,企业注册资本2500万人民币,公司执业主要范围是血液制品生产用人血浆及乙肝特异性免疫血浆制备与采集。


图为忻州血浆站采浆室

3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在该血浆站与两名捐献者沟通,对方称每献一次血浆可以领到280元的现金补贴,当场发放。一名老人说:“我都已经捐了十几次了,身体没什么问题。”

赵志杰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23年5月3日,赵伟给朋友李某发微信:“忻州抽血浆的活,现在还能不能行了?”在得到李某肯定回复后,赵伟经其介绍加上了自称忻州血浆站工作人员吕某的微信。吕某得知赵伟是第一次献血浆后,告诉他需要忻府区户口,然后经过免费体检化验合格才能献血浆。

当晚双方约定次日早晨前往忻州血浆站。第一次献血之后,赵伟得到了200元的补贴,和朋友魏某在微信中聊起此事时,他觉得钱有些少,而且抽完血浆之后感觉浑身软弱无力,四肢发软。聊天中,魏某向他解释献血浆全靠多喝水,血浆主要就是水分,身体虚脱实际上也没啥,抽完以后多喝几瓶水就好了。


图为献血浆信息表

在第一次献完血后,去年5月18日,吕某在微信里联系赵伟:“明天来不?”赵伟表示可以前往,而第二次献血浆后,他能得到280元补贴,之后吕某表示会派司机接赵伟。之后的6月1日和6月20日,赵伟都主动询问吕某是否可以前往血浆站再次捐献血浆。

赵伟从该血浆站另一名工作人员崔某得知,静乐县分站即将开业,该站主要做发展(人员)的工作,赵伟可以推荐人员去采血浆,每推荐一个有50元提成。赵伟随后表示将:“先试着去推荐人吧,之后慢慢试着看能不能发展下人。”

2024年3月19日,记者向忻州血浆站的工作人员求证,对方表示吕某和崔某都是血浆站的工作人员。


赵伟与血浆站工作人员崔某的微信聊天记录

微信聊天记录还显示,去年10月28日,崔某联系赵伟,问其下周一是否可以前来献血浆。赵伟提出异议称自己本月已经满两次,不是有规定说一个月最多捐献两次血浆吗?是不是需要11月1日再去,而崔某直接表示10月30日前来,赵伟于是答应崔某前往。11月14日,赵伟再次前往忻州血浆站捐献血浆,崔某在当天早晨九点给赵伟转了280元的捐献后补贴费用。

赵志杰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赵伟去世后他想知道其究竟献了多少次血浆,都是什么时候去的,曾拿着儿子身份证前往忻州血浆站求证,“我把孩子身份证在他们机器上一刷,什么时间都有,但是他们不给我们看,也不让我们拍照。”

而根据捐献血浆的相关规定,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得少于14天,赵伟在去年10月30日就前去捐献血浆,11月又将补贴费用直接通过微信转账,此事是否涉嫌违规?而赵伟总共又捐献血浆多少次?血浆站是否会让人推荐捐献者并给50元提成?3月19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在忻州血浆站试图就多个问题向相关负责人求证,但该站负责人始终没有现身,记者在留下联系方式后离开,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忻州血浆站工作人员任何回应。

曾去医院检查发现重度贫血

亲属联络人处留的网友电话

1月5日,赵伟前往静乐县人民医院进行检查。该医院入院证显示,赵伟入院情况为“危”,门诊诊断为“心悸原因待查,全血细胞减少,重度贫血”,疑出现造血功能障碍。当天的血清检查报告单中,赵伟的“血清总胆红素测定”“血清直接胆红素测定”“血清总蛋白测定”“乳酸脱氢酶测定”等多项指标已不在正常参考值内。


赵伟的入院证显示其入院情况为“危”

医院方面见情况严重,于是短信联系了赵伟预留的陪侍人电话,短信中医院方表示:“贫血很严重,全血细胞都减少,需要住院输血。”但赵伟最后并没有住院,经其父亲事后查明,儿子给医院留的电话是他多年联系的一名叫“天使”的网友。

在去世前的两三天,赵伟一直在家中休养,但其身体已经有些不适。“他跟我说完后我还以为是感冒呢,出去给买的药,买了罐头让他补补。我孩子除了胖点,平时啥病都没有。”但1月15日,不幸还是发生了。当天中午,赵伟呼喊父亲:“我饿了给我做点饭吧。”但是饭端上来后,没吃两口其就吃不下去了,赵志杰见状让儿子吃点罐头,但赵伟依旧没有胃口。中午1点半左右,赵伟躺在床上越发的没有力气,他感觉儿子身体状态越来越糟糕,赶紧给邻居打电话过来帮忙,而此时赵伟就连给自己穿衣服的气力都没有。

赵伟体重超过200斤,赵志杰和前来帮忙的亲戚难以将他抬起来,只得拨打了120急救电话。第一次来的私立医院急救车没有带相关的急救设备,随后又紧急联系静乐县人民医院,医护人员抵达后在家中立刻就开展急救,甚至动用了心脏除颤仪,但无力回天。随后医生当场宣告了赵伟的死亡,由于事发突然家人一时无法接受。

血浆站称每次献血前都会做体检

当地通报:涉事企业停业整顿

3月19日,红星新闻记者在太原见到了赵伟母亲,其母亲因患有精神疾病,现已无法正常交谈。

在谈及儿子赵伟时,赵志杰无比的后悔。赵志杰称,由于自己常年在外打工对孩子的关心较少,他在查看孩子的微信聊天记录时发现,有时赵伟甚至会因3元钱而找朋友借钱。“他比同龄人要懂事不少,我去年11月份才打工回来,快过年的时候还问他缺钱不,给他钱让他过个好年,但他说自己在外面上班挣钱,自己有呢。”赵志杰说,儿子性格内向,缺钱了也不愿意找家人要,有时经济压力大,于是选择了有偿捐献血浆这条路。

3月19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忻州血浆站,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血浆站在每次抽取血浆前都会对捐献者进行体检,如果发现体检不合格的情况就会拒绝对方捐献。赵伟确实曾多次前往忻州血浆站捐献血浆,次数大概在十几次左右,但是最后一次捐献日期为去年12月19日,当时体检并没有检查出来赵伟存在贫血的情况。

忻州市忻府区卫健委有关负责人在3月19日答复有关媒体时表示,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赵伟去世,需要医学损害鉴定或者司法鉴定,只有这样才能划清死因责任与单采血浆站有没有联系。采血浆到底造成多大伤害,伤害到什么程度,需要有关部门专门鉴定以后,卫健部门才能依据鉴定结果进行处理。但1月15日当天赵伟就已经入土安葬,距今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要想通过司法鉴定或者医学损害鉴定,还需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

3月19日晚,忻府区官方部门就此事发布通报称,忻府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由区委区政府领导担任组长,区卫生健康和体育局、区纪委监委、忻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等组成的调查处置工作专班,对网络反映情况展开调查。目前,调查工作已全面展开,有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涉事企业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系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批准成立于2011年,在忻州市部分县、区开展血浆采集业务。

19日下午,涉事企业已停业整顿,配合调查。忻府区工作专班已进驻涉事企业,正在对该企业采集血浆的组织动员、健康征询、体格检查、血红蛋白检查等工作环节以及死者赵某献血浆有关情况进行认真调查核实,并将视调查核实结果依法做出相应处理。

1月16日,和赵伟联系多年的网友“天使”告诉赵志杰,赵伟之前查过血,情况不好不愿意治疗。“他应该是知道自己撑不住了,他最后给我发了一条视频。”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这条视频的题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真的不只是一句文案》,主要展现的是一名网友在突然获知好友去世而崩溃大哭的场景。或许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赵伟意识到自己生命正逐渐流逝,自己这一次转身就真的再也见不到“天使”。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 钟梦哲 记者 罗梦婕

编辑郭宇 责编 魏孔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江西都市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